迪士尼回应不让某演员女儿玩过山车:身高不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5 12:56: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因为工作人员不让女儿玩“七个小矮人矿山车”游乐项目,演员黄小蕾在个人认证微博发长文谴责相关工作人员,上海迪士尼方面则称其女儿身高不足97厘米,未达到参加该游乐项目的安全身高标准,并且强行冲入游乐设施,抓伤演职人员,导致该游乐项目停运了一段时间。
          黄小蕾在个人认证微博发文称,5月23日清晨,他们全家去上海迪士尼乐园,由于女儿身高只有98里面,很多项目都无法参与。他们来到“七个小矮人”的矿山小火车,原以为可以玩了,却遭到工作人员刁难,“明明是超过97CM身高的孩子,却通过有皮筋、头发蓬松、穿鞋了、没站对地方等不是理由的理由百般刁难,孩子经历了六次测身高,而且好几次站直了头碰木头都委屈地哭了还不肯罢休。”
          她在微博中称,她随后找到经理协调,又重量身高,称“孩子身高明明够了,假装没有看见包庇同事,还说找个没人的地方单独解决”,因为黄小蕾不同意将错就错,后来还一度发生争执。她在微博中指责迪士尼有关工作人员工作态度冷漠,点名指责有关工作人员互相包庇,缺乏责任心。
          黄小蕾发微博称,在女儿熟睡时,找到迪士尼酒店的工作人员现场做证丈量身高,称其女净身高已经达到98厘米,达到了票根上标注的97厘米标准。
          5月24日下午5点07分,黄小蕾又发微博称,在女儿熟睡时,她找到迪士尼酒店的工作人员现场做证测量女儿身高,并发布女儿在不穿鞋子的情况下,测量身高的照片,称其女儿净身高已经达到98厘米,达到了票根上标注的97厘米标准。

       

          同日下午,一名自称是迪士尼工作人员的网友“楚楚大神啊”发微博称,黄小蕾“恶人先告状”,并附上几张“被抓伤的照片”。
          记者从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方面了解到,事发当日,黄小蕾一家来上海迪士尼乐园游玩,在“七个小孩人矿山车”游乐项目前,因随行儿童身高不足97厘米,不符合游玩的安全标准,被现场的演职人员婉拒,演职人员提议可陪同其去游玩没有身高限制的“小熊维尼历险记”等游乐项目,但她不听劝阻,强行冲入游乐设施,且抓伤演职人员,登上“七个小矮人矿山车”,因不能启动这辆矿山车,导致该游乐项目暂时停运了一段时间。
          上海迪士尼度假区有关人士表示,包括游乐项目安全须知在内的乐园游客须知在度假区各个官方平台上都有明确列明,度假区要求每一位游客遵守各项须知,以确保游客享有安全、愉悦的乐园体验。
          据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官网介绍,“七个小矮人矿山车”为适合全家共同体验的过山车项目,游客身高必须达到97厘米或以上。

          当发现自己的老公和情人在宾馆开房时,大多数老婆的第一反应会是什么呢?冲上前去“捉奸”?还是当做没有看到默默走开?今天的主角她选择默默的拿出手机······
          “警察,你们快来,河西路这家宾馆里面有人在吸毒,房间号是XXX!”
       

          5月20日晚上10时许,河西派出所民警接到一名女子的电话报警后来到河西路某宾馆,但是等民警到达现场后并没有看到女子的声影,待民警进入客房内后看到,房间里一对男女正在房内坐着聊天,但是根据两人的状况,并不像是在吸毒,房间里也没有吸食毒品的工具。验尿结果也显示这对男女并未吸食毒品。
          难道是报警的女子有猫腻?于是民警再次联系了报警女子询问实情,女子终于将真实情况吐露,其实房间里的男子是她的老公,她跟踪老公出门,发现老公和另外一个女的到宾馆开房,她很恼火,于是报警称有人吸毒,希望民警能出警帮她。

          民警对女子谎报警情行为,进行了严厉批评。同时,民警询问被带回派出所验尿的男子也承认其确实已婚。民警随即也对他进行了批评教育。
                  如今大学校园内,“有偿代课”成为一些学生“不能说的秘密”。只要有需要,在兼职代课群里喊一句,就会有人响应。近日,北京晨报记者调查发现,部分高校学生钻老师“认不全人”的空子,花钱雇人代课。
          一些兼职代课学生每周代四五节课,一个月收入近千元。此外,更有代课中介按代课双方需要匹配的年龄、样貌等,按次抽取佣金,形成了一条校园内的灰色产业链。
          搜寻地点 代课族藏身兼职群
          北京晨报记者搜索发现,校园代课群大多为QQ群,其中有五六百人,多的更是有上千人。代课群名大多明确写着“某某大学代课群”。
       

          记者在一个代课群内看到,群中不时弹出代课广告:“上午第一、二节,女生,求代课,有意者私聊”,“下午第二节,谁需代课,男”。
          这些代课群涉及北京理工大学、北京科技大学、北京建筑大学等高校,信息一经发布,就会有多名同学询问代课具体情况,也有人会选择与发布者私聊谈价。
          记者发现,相比QQ代课群,微信里的代课群更为隐蔽。微信群都是靠同学之间相互推荐,陌生人很难进群。不仅如此,这些微信群还把群名字取为“兼职群”,经常发布一些“代课”信息。
          这些群内兼职代课的人,有学生也有毕业生。多数情况下,一个学校代课群的代课人只为该校服务。“每个群都是固定学校学生发布代课或者求代课的信息,我们不会混加的。”

          已经从事兼职代课两年的大毛(化名)告诉记者,学生喜欢在本校的群里发布代课信息,如果希望多揽点生意,可以多加几个群。“学生代课一般只会为本校同学代课,很少会去别的学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资源库论坛 ( 闽ICP备14020703号-1 )

GMT+8, 2018-6-21 03:01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