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默许妻子出轨小三直到小四出现 悲剧了!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5 11:54: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妻子出轨“小三”,丈夫选择默许,直到“小四”出现……这场错爱终以血泪收场。
          在给薛君留的这两个月时间里,许欣也没有闲着。他在开封买了一把20厘米长的匕首快递到河南偃师,并将它埋在偃化口附近的花坛里……
       

          作案用的匕首和斧头

          莫道相思了无益,人生只有情难死。
          河南省偃师市,47岁的许欣在指控自己故意杀人犯罪的庭审现场,仍念念不忘曾经和薛君交往的各种美好点滴。
          “我只是想吓唬吓唬,好让我和薛君继续在一块,我那么喜欢薛君,怎么可能去杀她啊!”
          “我很喜欢薛君,如果她死了我肯定不活。”
          随着公诉人对证据的不断出示,和许欣时不时对案件细节的哭诉辩解,几个成年人之间错综复杂的感情纠葛得以逐步呈现。
       

          许欣指认藏刀地点

          妻子篇
          “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电影《甜蜜蜜》里的女主角李翘,可以被黎小军和欧阳豹同时爱着,她很享受这种被多个男人宠爱的感觉。”
          2009年9月的一个晚上,时年30岁的薛君百无聊赖地在QQ上打发着时间。
          2000年结婚的她,此时已经有了一个8岁的女儿和3岁的儿子,丈夫汪华外出打工了,一走就是3年。
          刚开始的时候,薛君没感觉有什么问题,因为养育孩子几乎占据了她全部的时间,可后来随着女儿上小学、儿子上幼儿园,她便有了闲暇的时间。人一闲下来就会胡思乱想,薛君开始觉得自己结婚太早了,21岁就有了女儿,27岁又有了儿子,自己还没玩够就陷入了平平淡淡的主妇生活。丈夫比自己大7岁,虽说挺疼自己,可她总觉得年龄差距让双方缺乏共同语言,相处起来寡淡无趣。自己长得虽非倾国倾城,但也称得上是中上之姿。她觉得自己的心中就好比有座花园,繁花锦簇却无人懂得欣赏喝彩,而知音却总是难觅,留自己独守空房,于是寂寞难耐之余,她常常在网上打发时间。
          而就在那天晚上,一个QQ名为“心烦对我说”的男人叩响了她的QQ,也就此敲开了她的心门,走入了她的情感世界,开启了双方长达6年的非正常感情生活。
          据薛君回忆,她已经记不得当初双方最开始的对话了,她只知道聊得很投缘,双方的感情如干柴烈火般,恋情也很快地从网上转移到了网下。时隔不久,那个同样有家庭,真名叫许欣的男人便从河南开封来到了偃师,给她准备了丰厚的见面礼。
          薛君没有拒绝,丈夫不在家,她肆无忌惮地将许欣领进了家,一住就是十来天,其间耳鬓厮磨,无尽的恩爱缠欢。那个时候,薛君觉得自己就像是电影《甜蜜蜜》里的女主角李翘,可以被黎小军和欧阳豹同时爱着,她很享受这种被多个男人宠爱的感觉。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她绝对没想到,他们之间还会有一场生死搏杀。
          “我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案发后,薛君悔不当初。

       

          丈夫篇
          “他一直记得《夏洛特烦恼》里大春的话,“如果允许,我甚至不介意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
          汪华,一个老实本分的男人,平时他拼命打工赚钱尽心养家,对薛君也百般宠爱,甚至到了纵容的程度。对薛君的变化,他也并不是毫无察觉,用他的话讲,“2011年前后,我就发现她的行为不正常”,追问之下,薛君如实告知了她和许欣的情人关系。
          面对妻子的坦诚,考虑到自己长期不在家,对妻子和家庭有愧,再加上又有两个孩子,汪华最终选择了对他们关系的默认。
          汪华的善良没换来对方的悔改,相反却越发变本加厉。许欣开始像走亲戚一样,频繁出入薛君的家门,逢年过节的时候还会提点礼物过来。不光来,还要住,短则几日,长则月余。其间还鸠占鹊巢,许欣和薛君睡一个房间,汪华让出位置,另屋居住。
          “作为一个男人,这样的事搁谁身上谁能受得了啊?只是孩子也大了,我不能让这个家散了,所以我愿意忍!何况我对薛君确实有感情,结婚这么多年,只要是她愿意的事,我总会尽量满足。”案发后,汪华如此表述自己的想法。他说他一直记得电影《夏洛特烦恼》里大春的一句话,“如果允许,我甚至不介意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只不过大春的话只是虚幻的梦境,而在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就这样,汪华时刻站在薛君的背后,毫无保留地维护着自己所爱的女人。在薛君和许欣关系好的时候,他选择隐忍。在他们感情出现问题,薛君想要放弃而许欣却不肯放手时,他又挺身而出,挡住许欣的纠缠,并苦口婆心地劝说:“想开些,感情是两厢情愿的事,既然薛君已不愿意和你一起生活,你又何必!强扭的瓜不甜。”
          说这话的时候,他没觉得是窝囊,反而觉得是大气宽容,尽管有些过火。

          小三篇
          “他没觉得是自己有错在先,破坏别人的家庭,他认为小四才是罪魁祸首,正是由于他的出现,才最终破坏了后来三个人的稳定关系。”
          许欣是个有家室的人,妻子已经退休,21岁的女儿也已经上了大学,家庭生活美满。论年纪,他也不再年轻,早已过了不惑的年纪,正常说来行事不应该如此不计后果。但或许只有一个理由能够解释他后来行为的疯狂——人在事中迷,情中更迷。
          “没有什么解释的,这事确实发生了,我只想让薛君和她丈夫快点好起来。”说完许欣大哭。2016年8月10日,在偃师某医院的重症监护室,许欣在回答办案人员“既然否认杀人,却短信威胁杀薛君全家,并在凌晨潜入受害人家中持凶器将对方砍伤,作何解释”的问讯时,如此作答。
       

          在许欣关于薛君的回忆里,多数还是美好的。为了薛君,他不惜在2013年和妻子离了婚,和女儿不再来往,之后和薛君一起到洛阳打工数月,过起了同居生活。薛君家盖房子,他毫不犹豫出钱出力。薛君公公病故,他还专门从开封跑过来张罗办事。平时也是礼物不断,甚至把自己的银行卡也交给了薛君管理,可以说,对薛君,他称得上一心一意。
          “都是因为王伟的出现。”案发后提到这个名字,许欣仍是满心的恨意。
          2016年上半年,许欣在薛君的微信上发现了王伟的名字,便开始怀疑双方有不正当关系。一番盘问下,薛君未承认,只说双方是通过加附近的人成为好友的。
          薛君的回答并未打消许欣的猜疑,小心眼的他开始限制薛君和其他男性交往,要求薛君每天下班都得向他汇报行踪。这让薛君愈发地反感,在几番缺乏理性的沟通之后,最终薛君提出了分手。
          所以许欣特别恨王伟,他从没觉得自己的行为也是破坏别人的家庭,他自私地认为,小四才是罪魁祸首,正是由于他的出现,才破坏了他和薛君夫妇三个人的稳定关系。
          终结篇
          “我告诉过你,和我分手,除了死人能和我分手。
          许欣不甘心,他想挽回。
          然而在一个已经作出决定的女人面前,一切努力都是枉然。6年的婚外情,已让她心生厌倦,许欣的多疑和强烈的控制欲也让她极度反感。对自己身边默默隐忍的丈夫,薛君也是满心愧疚和感激。思前想后,她决定和许欣一刀两断,重回丈夫身边。
          许欣却还抱有着幻想,他从开封频繁来到偃师找薛君,每次都哭着让她重新回到自己身边,然而换来的,却只是当初自己送给她的银行卡和戒指等物品。
          见好话说尽没有效果,许欣便开始语言威胁,他买了钩子、绳子、手套、胶带,放在一个小背包里,以扬言杀了薛君全家,绑架薛君孩子,威胁薛君回到自己身边。
          这让薛君愈发地害怕,对许欣仅存的一丝好感彻底消逝。不得已,她报了警。
          在警察的调停下,许欣总算答应了好合好散,并且回到了开封。薛君也终于放下了心。
          然而好景不长,许欣就又找了过来。他把微信名字改成“我爱的就属于我自己”,又开始频繁地在微信上骚扰薛君,不仅如此,许欣还给薛君的娘家亲戚打电话。这让薛君忍无可忍,将许欣的微信拉黑了。
          尽管没有了回复,却不影响许欣执着地发着微信。
          “我是一个占有心比较强的人,我爱的女人只能属于我。”
          “你已经作到头了,一切的一切都晚了,你就等着哭吧。”
          “这两个月你自己好好考虑考虑,做什么决定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时间就是六月三号到八月三号吧。”……
          案发后,据办案人员统计,仅许欣发给薛君的微信信息就打印了整整22页。
          在给薛君留的这两个月时间里,许欣也没有闲着。他在开封买了一把20厘米长的匕首快递到偃师,并将它埋在偃化口附近的花坛里。
          8月1日,看着约定的时间即将来到,许欣再次来到偃师试图作最后的挽留。然而仍然是徒劳的,薛君此时对许欣已经到了看都不想看见的程度。
          许欣怒了,“我为了你抛妻离女,你现在却见都不见”。他来到花坛取出了埋藏多日的匕首,又到一家土杂店买了一把斧头,放进装钩子、绳子的背包,一切准备就绪。
          8月2日晚,许欣喝了一瓶啤酒,并给薛君发了最后一条微信:“我告诉过你,和我分手,除了死人能和我分手,你就等着结果吧,看看是什么后果,这就是离开我的代价。”
          3日凌晨,许欣翻墙进入薛君的家,对着半夜惊醒的汪华的脑袋举斧就砍,朝着身上拿刀就刺,全程不发一言。见丈夫被打,薛君连忙上前,用方凳击打许欣头部。打斗中,三人身上多处受伤,现场血迹一片,相继陷入昏迷。
          闻声而来的邻居赶紧报警,并将三人送医。后经鉴定,汪华和薛君分别构成重伤、轻伤。而作为犯罪嫌疑人的许欣虽未鉴定伤情,病情却十分危重,他在重症监护室里被整整抢救了一天。
          一切都结束了,还好没出人命。
          2016年8月3日,许欣被偃师市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立案侦查。
          经偃师市检察院提起公诉,2017年2月24日,本案开庭。日前,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许欣有期徒刑十三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赔偿汪华、薛君经济损失共计5.7万余元。
          薛君说:“我猜到了开头,却没有猜到结尾。”
          检察官提醒,有些事当错误开始的时候,结局便早已注定。因为错爱,薛君迷失了方向;因为错爱,汪华没有了底线;因为错爱,许欣最后才疯狂。许欣作为一个男“小三”,他的感情是有悖社会公德的,也是得不到他人的美好祝愿的,何况他还选择了威胁、伤害他人的错误方式,不仅无法挽回感情,还导致自己跌进犯罪的深渊。(文中除许欣外均为化名)

       

          5月22日,在绵阳师范学院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上,一名老师光着双脚站在讲台上给学生们上课,这一幕被学生悄悄拍下来,并将照片上传至网络。网友们纷纷点赞:“这位老师太敬业了”。
          5月23日,记者找到了这位“赤脚老师”,54岁的吕德琪教授。
          学生:老师很敬业 作业逐字批阅
          “课堂上惊现赤脚老师。”5月23日,一组老师光脚上课的照片在微博上被大量转发。成都商报记者采访得知,这是绵阳师范学院的一堂中国近现代史纲要课,图片中的男子是该课程的授课老师。
          “听说老师在上课途中弄湿了鞋,又临近上课,于是干脆赤脚上课。”学生将这一幕悄悄拍摄下来,并上传到了网上。随后,老师赤脚上课的事引起关注,网友们纷纷点赞,感叹这位老师敬业。该老师的学生“小小卢玉”评论说:吕老师真的很敬业,每一节课都很有激情,每个人的作业也是逐字批阅。

          一名当天上课的学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当天上午的中国近现代史纲要公共课,一共四节,课时180分钟,“吕老师全程光着脚站在冰冷的地板上,把课程讲完了。”
       

          2017年5月22日,山东省济南市,旅游路西段的金鸡岭别墅群,从百米高空俯瞰,别墅区从千佛山南路开始,沿着山体一直向西延伸至历阳湖,别墅依山而建,最高的别墅距离山顶不足百米。
       


          别墅区占地东西长约1公里,南北宽约300米,粗略数一下有近百座,金鸡岭的东南面山体几乎被别墅占据。别墅群中既有独栋建筑,也有连排建筑,最高的5层,最矮的2层。建筑外形不仅有普通的二层小楼,还有石砌而成的“古堡”和欧式“宫廷”式洋楼,甚至还有用实木搭建的木屋别墅,隐藏在树林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资源库论坛 ( 闽ICP备14020703号-1 )

GMT+8, 2018-4-19 23:55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